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南保山杨杰的博客

我的特点——地方性、知识性、趣味性、思想性并存

 
 
 

日志

 
 
关于我

“整风反右”让我失去父母的抚育,“大跃进”和“三年自然灾害”让我正在成长的身体釜底抽薪,“文化大革命”让我失去读书的机会,“上山下乡”的知青生活浇灭了我的理想,好不容易有了一个稳定的工作,“改革开放”又让我下岗。上帝总是在我稍有懈怠的时候就用这种方式提醒我:“男儿当自强”。谢谢上帝!

网易考拉推荐

申城纪事七-----暑热难当  

2010-09-14 14:17:07|  分类: 原创 我和我的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申城纪事七-----暑热难当 - 杨杰 - 云南保山杨杰的博客
 
 

我在我的博文《此“雪”只应南方有》中写到“我有幸生活在真正四季如春的云南保山,我又不幸生活在四季如春的保山。说有幸,是因为保山的气候条件之好,很可能冠绝全国。保山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冬天,在最为寒冷的冬天,最低气温也很少有达到零度的时候;在最热的夏天,也极少达到三十度的当地极限温度。”说到不幸,那可不言而喻了,就是长年生活在气候条件这么优越的地方的人,就像温室里的花朵,只要离开保山,到哪里都不适应当地的气候。

在来上海之前就知道上海的夏天气候太热,做了相当的思想准备,准备与上海的夏天高温抗衡。为了有个逐步适应的过程,我们选择了气候最好的五月份来到上海。我自己戏言,我们这是温水煮青蛙,慢慢来适应上海的高温天气,

但在上海真正遇到高温酷暑时,才尝到它的厉害。进入七月份,随着梅雨的到来,就给我们一个下马威,气温三十度刚一出头,就让人湿热难受,身上的汗水粘在皮肤上,就像涂一层不干胶,别指望它会挥发掉。入夏之后,气温节节升高,热得让人透不过气来。身上穿的衣服,摸着都是绵绵的,严格说根本就不是干衣服。不仅是身上穿的,就是衣柜里的,也是一样的状况。尽管非常注意了,还是有许多东西发霉变质。湿热加高温,就构成了上海夏天气候条件的主旋律。

进入八月之后,气温就像脱缰之马一直往上窜,就像存心与我们作对一样。今年夏天上海气温之高,在很多参数上都突破了历史纪录,有些甚至是上海有气象史以来的最高纪录。在高温之下,在没有空调的地方,人触摸到到东西都会有烫手的感觉,无论是金属物还是塑料、木头材质的物品,莫不如此。

为了躲避高温,我们整天蜷缩在有空调的地方,不敢轻易到外面去。即使有事必须出门,就先探索一条最短的线路,以期在高温天气中呆的时间尽量少些。出门之时,也得鼓足勇气,拿出与高温决战的气概来。当你真正走出空调房,就会感到一张湿热的大网,兜头向你罩将下来,让你耳朵都会感到“嗡”的一声,接下来你就准备着大汗淋漓了。

上海的高温天气让我不由自主地把它与我过去三年知青生涯作了比较,因为它们有一个让我感觉非常深刻的共同点——“热”。一九六九年一月,我在毛主席“青年到农村去”的“最高指示”下,被赶到了保山潞江坝,在那里饱受了三年的煎熬,特别是受到的“热”罪让我刻骨铭心,永世难忘。过去我在那里感受到的热,与我现在在上海感受的确实非常相似,也有它们的不同之处。

我当知青下乡的保山潞江坝,是著名的怒江低热河谷地区,具有典型的亚热带气候特征,气候炎热,长夏无冬。我在此摘录几段我在我博客日志《我的知青岁月——保山潞江坝的“热”》一文中描述我在潞江坝感受的热:“进入三月份以后,气温迅速升高,一下子就超过了我们经历过的最高温度。白天热得喘不过气,晚上热得睡不着觉,所有能脱的衣服全部剥光,只剩下自己的皮肤没有办法脱掉了。田里沟里的水,都是热水,热得烫手,即使是夜里,想找点冷水冲冲凉也做不到,无论沟里河里田里,只有温水没有冷水。”“进入四月后,潞江坝就迎来持续高温的盛夏天气。天上骄阳似火,灼热的阳光照射在田间地里,蒸腾起阵阵热浪。透过热浪看远处的景色,就像一种幻影,时明时暗,晃动摇摆,这是太阳光在用它巨大的热能在玩魔法。我们在田里劳作,双脚浸泡在烫人的热水里,水上和水下部分有一条明显的分界线:水上是正常的肤色,水下部分红肿光亮。久而久之,在这条分界线附近的皮肤就会生疮糜烂。我们的头上阳光灼人,脚下热水烫人,”“正如人们所说,捆着以为吊着好,在水田劳动受罪,在旱地里干活更难。头上烈日曝晒,脚下热气蒸腾,豆大的汗珠一串串从脸上往下掉。汗水从脸上流到背心上,一会儿就蒸发干了,新冒出的汗水又流下来,周而复始,就在背心的前后留下两道U字形的盐渍”“ 而最遭罪的还是“热”。在蔗丛中,无论天气是阴是晴,人都会感到奇热无比。湿热的蒸汽笼罩着人体,就像现代的桑拿浴,而这样的桑拿浴,一蒸就是一整天。身上的汗珠不停地往下流淌,滴到地上似乎就像淬火的声音一样”“ 到了夜晚,热气还是没有丝毫裉去的迹象,我们躺在竹片做的床板上,辗转反侧不能入睡。身上的汗水与把我们的皮肤和竹片粘在一起,一翻身,被竹片粘住的皮肤先拉长再被它放开”

上述文字大致描述了我们当年的知青在保山潞江坝对热的感受,与现今我所在的上海的夏天极其相似,但它们之间还是有一定的差别的。一是热的方式不同:保山潞江坝在极限温度和日平均温度与上海的夏天非常接近,但它的热是一种干热,气温虽然高,但一般情况下湿度并不大,在与上海相同的温度下,人的感受就没有上海夏天这么难受,用专用气象术语来说,就是体感温度要低一些。二是热的时间不同:保山潞江坝长夏无冬,一年中只有三个月左右的时间不热或者少热,其它九个月时间都是准高温和高温天气。而上海的高温天气基本就集中在七、八、九三个月,四季十分分明。两相比较,保山潞江坝高温天气的日期比上海要长得多。

对比这两个地方不同时期高温天气对我们的感受来说,我觉得至少目前上海的高温要比我们当年在保山潞江坝的日子容易忍受些,在这里毕竟你还可以找个有空调的地方躲一下。而我们当年在潞江坝却无处可躲无处可藏,躲了藏了你就没有工分、没有口粮,还有可能影响自己回城的机会。这样一想,让我在思想上对上海高温天的恐惧感减少了一些,增加了耐热抗热的信心。

这样不同地方、不同时期的比较在别人看来,好象有点关公战秦琼的味道,而对于我们亲历者来说,确实如此。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