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南保山杨杰的博客

我的特点——地方性、知识性、趣味性、思想性并存

 
 
 

日志

 
 
关于我

“整风反右”让我失去父母的抚育,“大跃进”和“三年自然灾害”让我正在成长的身体釜底抽薪,“文化大革命”让我失去读书的机会,“上山下乡”的知青生活浇灭了我的理想,好不容易有了一个稳定的工作,“改革开放”又让我下岗。上帝总是在我稍有懈怠的时候就用这种方式提醒我:“男儿当自强”。谢谢上帝!

网易考拉推荐

我和麻将  

2009-05-08 15:00:23|  分类: 原创 我和我的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麻将是目前最常见的娱乐方式,各种不同年龄、不同层次都把麻将作为业余消遣的首选。在我国各地,麻将娱乐场所遍布城镇乡村,各种公共场所及相当一部分家庭都设置了麻将桌。打麻将的桌子也由过去的吃饭桌代用改为专用麻将桌,再进化为全自动麻将机,洗牌、码牌由麻将机瞬间完成,节约了麻友们宝贵的娱乐时间。

我国是麻将的的起源地,对麻将“拥有完全的自主知识产权”。对于麻将的作用在大众之中也是褒贬不一:爱好者称其健脑健身,活跃思维;反对者称其玩物丧志,危害健康;真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两种观点尖锐对立,各执一辞,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这样的争论永远也不会有一个定论,所以大家干脆各行其是,爱者积极参与,不爱者禁绝远离。

我是属于后者,我爱人也从来不打麻将,我们成家三十年来,从来人没有在我的家中打过一次麻将。一九九七年我参加一个工程建设,地处偏远山区,文化生活十分贫乏。工作之余,工作人员的唯一活动就是打麻将,可我从来不参与。因为知道我厌恶麻将,从来也没有人在我住的宿舍里打麻将。也有人劝导我,说麻将很简单,容易学。我总是一笑而过,说我的脑子不够用,学不会这么复杂的东西。久而久之,大家都知道我不会打麻将,再也不提这事,也不再邀约我参与了。

有一次,我们五个人出差在外,他们四个刚好拼成一桌,我在一边看书。碰巧一个人有事外出,三个人只好歇下手来,有一个人就叫我过去,说他来教我打麻将。我一时兴起,回了一句“我教你还差不多”,听了这话,他们都用诧异的眼光看着我。我走到桌子面前坐下,和他们一起搓起了麻将。我一边搓一边说:“我只是帮你们解决一下困难,你们算你们的帐,我输赢都不算”,他们抱着怀疑的表情同意了。从码牌开始,他们就知道我所言不虚,我一边码牌一边开玩笑说:“让你们看看我码的万里长城”,每人十七对的牌,在相同的时间我起码可以码到二十多对。我的手风也顺,一圈打下来,全是我胡了,直到有事的同事回来,我马上让座给他。事后,这些同事们都把我打麻将的事当作一件奇事在工地上流传,用一个词概括:“深藏不露”,因为大家从来不知道我会打麻将,手艺还这么好。

我打麻将还是始于几十年前的文化大革命时期,当时文革闹得轰轰烈烈,武斗打得红红火火。我们几个初中生由于年纪小,插不上这些成年人才能干的事,只好到处游荡。后来武斗越来越激烈,外出不安全,几个人就集中到一个同学家打起麻将来。那时物质非常匮乏,麻将也是一种稀奇的东西,我们玩的这副麻将还是这个同学的祖传之物。这种麻将在今天看来十分低档粗糙,牌身主体是竹子做的,表面用白色的骨头做成薄片,在骨片上镌刻上筒、条、万等麻将图形,二者之间凿起燕尾槽再镶嵌成一体。由于二者的伸缩率不同,当气候变化时,有时骨片还会从牌体中滑落出来。即便如此,拥有这样一副麻将也是很不容易的。特别是文革中,麻将作为“破四旧”的重要物品之一,在文革被焚烧了不少,能够残留下来的就更显得弥足珍贵。

在当时生活水平十分低下的情况下,我们这些穷学生更是口袋中空空如也,根本没有钱来进行赌博,只是用一付旧扑克牌来数点数计输赢。没有输赢的刺激,大家就在牌技上下功夫。一是比较谁码牌码得快,再就是谁能在骨牌上玩出花样来。这样一来,我们就在麻将上练出一些绝技来。比如码牌时有一副利索的手脚,很快就能把牌洗好码好;打牌时不用把筒、条、万、字归类;也不用把倒着的片顺过来,一眼就能看出是什么牌来;用手一摸就能摸出牌面上刻的是什么牌,更有甚者能够从牌的背面看出这张究竟是什么牌。在牌的组合上,我们能玩出各种花样,清一色、门前清、一条龙、四大对、七小对……。玩这些花样需要很好的思维和技巧,并不完全靠运气。我们所掌握的牌技相比现在赌博常用的“推倒胡”,自然不可同日而语。现在麻将桌上的被称之为“麻帝”、“麻后”的所谓高手,他们的牌技与我们过去练就的“童子功”相比,相差太大,他们的“高超技艺”在我们眼里自然是小菜一碟,不屑一顾了。

从另外一面说,在我们青春年少,正处于学习知识最佳的年龄阶段,却因为文革的缘故,我们不能到学校中求学而把我们几乎全部宝贵的时间用在学习麻将的技艺上,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时代的悲哀。加之目前世风日下,麻将还变成行贿受贿的工具,一些有着相当利害关系的人也借用打麻将这种娱乐方式向相关掌握实权的人行贿。正因为如此,我对麻将深恶痛绝,几十年来从不染指这项活动。

去年,我在网上浏览,看到一位署名“皓月婵娟”的网易博客。她在她的博客里记述了她深受着的年迈母亲突发恶疾,癌症给老人带来无尽的痛苦。“皓月婵娟”对麻将的看法与我类似,她自己平日从不沾染麻将,也不让她的子女玩麻将。可为了分散深受病痛折磨的母亲的注意力,减轻母亲的痛苦,“皓月婵娟”破例开戒,学打麻将,和家人一起陪同母亲打麻将。在打麻将的过程中有意让母亲赢牌或让母亲指点自己在打牌中出现的错误,使母亲在这个过程中得到难得的喜悦和温暖。对于“皓月婵娟”这样的良苦用心,我深受感动和折服,真恨不得自己也能参与进去为减轻老人的病痛出一点力。由此我也认识到,正如菜刀可以用来切菜也可以用来杀人,关键在于其目的。麻将作为一种大众娱乐方式,其本身并没有什么好坏之分,如果遇到“皓月婵娟”这样的情况,我也会像她这样做的。

打麻将即便把它作为一种娱乐,也还是应该注意自己的身体健康。打麻将的特点是坐的时间,思维紧张,兴奋度高。因为打麻将影响身体健康的事例比比皆是,我们身边因为打麻将引起猝死的事也不时发生。所以,我认为尽量少打或是不打麻将为好。

 

  评论这张
 
阅读(380)|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