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南保山杨杰的博客

我的特点——地方性、知识性、趣味性、思想性并存

 
 
 

日志

 
 
关于我

“整风反右”让我失去父母的抚育,“大跃进”和“三年自然灾害”让我正在成长的身体釜底抽薪,“文化大革命”让我失去读书的机会,“上山下乡”的知青生活浇灭了我的理想,好不容易有了一个稳定的工作,“改革开放”又让我下岗。上帝总是在我稍有懈怠的时候就用这种方式提醒我:“男儿当自强”。谢谢上帝!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知青岁月——保山潞江坝的“热”  

2008-10-03 14:38:51|  分类: 原创 我的知青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以前几篇日志里写了在保山潞江坝当知青插队时的一些轶闻趣事,记叙了保山潞江坝的富饶和美丽。如果只看这些内容,还真以为我们知青下乡是到蜜罐里旅游和镀金去了。其实,我们知青下乡插队生活还有另外一面,这是极其艰苦和残酷的一面,对我们知青在身体和精神上造成巨大损伤的一面。今天回忆起来,这种伤害是刻骨铭心的。潞江坝的“热”就是其中之一。

我们下乡的潞江坝是现保山市隆阳区的的一个乡,距离保山城区直线距离只有几十千米,海拔高度却相差了上千米。正是这上千米的海拔高差,造成了两地气温的巨大差异。

保山潞江坝是举世闻名的怒江大峡谷的一部分,海拔高度只有六百多米,具有典型的低热河谷气候特征。潞江坝长夏无冬,每年只有三个月左右的“凉”季,其余时间都是炎热的夏季。据有关气象资料介绍,极限最高温度为40.4摄氏度。很多地方的最高极限温度也会达到这个数值,但气温之高,持续时间之长,却是潞江坝最重要的气候特征之一。

我们保山知青下乡的时间是一九六九年一月三十日,这时祖国的北方还是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隆冬。地处南方的保山,也才从寒冷的冬季有点转暖。我们一到潞江坝,迎面就感到热气袭人,只能穿一件衬衣了。我们还没有把日常生活安排好,炎热的气温就与我们较上了劲。潞江坝的凉季与热季之间的转换时间极其短促,刚进入二月,气温就急剧上升,给我这些知青一个下马威。

我们这些知青长年生活在四季如春的保山,气候条件比全国闻名的春城昆明还好很多,我们都成了温室里的花朵,对炎热的气候适应性相当差。更要命是的是,在这样炎热的气候下,还得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潞江坝是经济作物区,一些特殊的农作物劳动更是让我们吃尽了苦头。

我们刚下乡时正赶上潞江坝收获甘蔗的尾声,温暖的气候,甜蜜的甘蔗,让我们这些知青充满了新鲜感。砍甘蔗的劳动强度也不是太大,让我们产生了一种错觉,以为我们下乡的生活就是这样。随着砍甘蔗的结束,气温的升高,劳动强度的增加,打破了我们的幻想。

进入三月份以后,气温迅速升高,一下子就超过了我们经历过的最高温度。白天热得喘不过气,晚上热得睡不着觉,所有能脱的衣服全部剥光,只剩下自己的皮肤没有办法脱掉了。这时被子失去了作用,成了一种累赘,就用一张塑料纸在外面捆起来吊在屋梁上,防止老鼠把它咬坏。这一吊就是大半年,要到年底气温稍为转凉时才把它解下来。田里沟里的水,都是热水,热得烫手,即使是夜里,想找点冷水冲冲凉也做不到,无论沟里河里田里,只有温水没有冷水。

进入四月后,潞江坝就迎来持续高温的盛夏天气。天上骄阳似火,灼热的阳光照射在田间地里,蒸腾起阵阵热浪。透过热浪看远处的景色,就像一种幻影,时明时暗,晃动摇摆,这是太阳光在用它巨大的热能在玩魔法。我们在田里劳作,双脚浸泡在烫人的热水里,水上和水下部分有一条明显的分界线:水上是正常的肤色,水下部分红肿光亮。久而久之,在这条分界线附近的皮肤就会生疮糜烂。我们的头上阳光灼人,脚下热水烫人,直起腰抬起头来看看天上,指望天下飘过一朵乌云,遮挡一下阳光,让我们有一个短暂的荫凉。我们头上小小的斗笠,根本无法挡住阳光的灼热,强烈的紫外线在我们黝黑的皮肤上晒起一串串白色的小泡,一碰就疼得钻心。低头看到被晒得叶子低垂的禾苗,就想起“赤日炎炎似火烧,野田禾稻半枯焦”的古诗名句来。

正如人们所说,捆着以为吊着好,在水田劳动受罪,在旱地里干活更难。头上烈日曝晒,脚下热气蒸腾,豆大的汗珠一串串从脸上往下掉。汗水从脸上流到背心上,一会儿就蒸发干了,新冒出的汗水又流下来,周而复始,就在背心的前后留下两道U字形的盐渍。在烈日曝晒下干活难受,我们真希望能够在干活时避开太阳。真正到见不到太阳的地里却让我们更加难过。我们向安排干活的生产队领导说了我们的要求,只有一个条件就是不要在太阳底下干活,我们主动要求到甘蔗地去。我们以为在甘蔗地里,高大的甘蔗会给我们遮挡太阳,让我们在甘蔗的庇荫下享受一下清凉。好心的当地农民告诉我们,最难受的活计就是到甘蔗地了。我们还以为他们为了锻炼我们,不让我们去甘蔗地。

在我们的坚持下,生产队把我们安排到甘蔗地做工。工作内容是打甘蔗叶,就是用蔗刀把甘蔗下部的老黄叶子从茎上剥离下来,让上部的新叶能够透风。这样甘蔗新叶就不受老叶的影响能更有效地进行光合作用,促进甘蔗的成长。

到甘蔗地后,在几分钟的新鲜感过去之后,我们才尝到了这项工作的苦头。进了甘蔗林,视线就只有半米的距离,眼中只看得到高大的甘蔗,邻近的人只听到声响看不到人影。老黄的甘蔗叶横七竖八交织在一起,就像横在我们面前的一把把刀子。老叶子下面长着一些细毛,蔗刀一砍下去,这些细毛就往人的身上、鼻子上飞来,让人奇痒难当。老叶子叶缘长着一些细齿,就像一把把锯子,锋利无比,一不小心碰到手臂上、就在皮肤上割开一个伤口。带盐的汗水流到伤口上,让人疼得钻心。

而最遭罪的还是“热”。在蔗丛中,无论天气是阴是晴,人都会感到奇热无比。湿热的蒸汽笼罩着人体,就像现代的桑拿浴,而这样的桑拿浴,一蒸就是一整天。茂密的甘蔗让空气一点不会流通,让人身上的热没有地方散发。外面刮起大风,如果在空旷的地方,还会让人感到哪怕是短暂的丝丝凉爽。而在甘蔗林里,只听蔗叶刷刷地响,头顶上的甘蔗头在摇动,却没有一点风会吹到人的身上,因为它们无法突破蔗林的封锁来帮助我们缓解一点热气的熏蒸。身上的汗珠不停地往下流淌,滴到地上似乎就像淬火的声音一样。知青们自嘲说:“李白在写‘汗滴禾下土’时还没有到过潞江坝,否则他就写‘汗流禾下土了”。

劳作中间休息时,我们如同得到大赦令,赶紧找一个阴凉的地方,叉开四肢,瘫倒在地上,也顾不得保持自己的“光辉形象”了。身边看工地的狗,热得趴在地上,长长的舌头伸在嘴外边,大口大口地喘气,腹部有节奏的伸缩着。我们除了不把舌头伸出来之外,简直和身边的狗的动作没有什么区别。

在受了一天的罪之后,盼到了收工的时刻,当钻出甘蔗林,回头一望。碧绿的甘蔗在我们的眼中变幻了形象,一片片的甘蔗田就像囚禁我们的监狱,一棵棵直立的甘蔗就像监狱围墙的栅栏。

劳累一天,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我们的住所,除了大口大口的喝水,简直没有半点食欲,没有做饭的力气也没有了。到了夜晚,热气还是没有丝毫裉去的迹象,我们躺在竹片做的床板上,辗转反侧不能入睡。身上的汗水与把我们的皮肤和竹片粘在一起,一翻身,被竹片粘住的皮肤先拉长再被它放开。无法入睡的知青们流着眼泪在心中默念革命现代京剧中的台词“又想爹来又想娘”。

这样的日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周而复始,循环度过了漫长的三年,这三年让我们感觉就像过了三十年一样。这种感受在几十年后的今天回忆起来,仍历历在目,心有余悸。

  评论这张
 
阅读(1118)|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