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南保山杨杰的博客

我的特点——地方性、知识性、趣味性、思想性并存

 
 
 

日志

 
 
关于我

“整风反右”让我失去父母的抚育,“大跃进”和“三年自然灾害”让我正在成长的身体釜底抽薪,“文化大革命”让我失去读书的机会,“上山下乡”的知青生活浇灭了我的理想,好不容易有了一个稳定的工作,“改革开放”又让我下岗。上帝总是在我稍有懈怠的时候就用这种方式提醒我:“男儿当自强”。谢谢上帝!

网易考拉推荐

文革中他用年轻的生命拉开武斗的序幕   

2008-10-19 16:00:39|  分类: 原创 疯狂的文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革时期的保山,地处边远山区,经济、文化、交通都不发达。但文化大革命的各种信息通过无线电波迅速传到保山,使保山的形势发展,以慢一拍的速率与全国同步进行。从刚开始的“批判三家村黑店”等学术方面的斗争,到批斗“走资派”,再到形成相互对立两大派的群众组织。这两派组织,一派叫“五.二三”派,上溯挂靠到昆明的“八.二三”派;另一派叫“八.五”派,上溯挂靠到昆明的炮派。这两派再上溯到北京的“天派”、“地派”,与这两派保持着松散的联系。

这两派组织都高喊着“誓死保卫毛主席”,“谁反对毛主席就砸烂他的狗头的口号”,互相拆台,互相争斗,互相侮骂。各个学校、机关、工厂、单位都划分成相应的两派,力量相对弱小的一派就被赶出本单位,由力量大的一派占据。这样,在一个局部此派占优,另一局部彼派占优,形成相对稳定的各自的势力范围。而这样的的相对稳定并不可靠,双方都在处心积虑地想将对方赶走,趁势扩大自己的地盘。为此,双方都作了大量的准备工作。

1967年的文革形势,在外地已经开始大规模的武斗,疯狂的人们打着“保卫毛主席”的旗号,手持武器向对立派别的兄弟姐妹们大打出手,流血冲突不断,死人的事不断发生。这时的保山城,两大派群众组织也在不同观点的驻保部队的支持下,开始秘密地武装起来。他们采取掩耳盗铃的方式,到各自支持自己一派的部队假“抢”真发,取得一些枪枝、弹略等军事装备。双方都从自己的派别中选取一些复员退伍军人为骨干的年轻人,组成一支准军事部队。

保山的“五.二三”派,主要由学生、工人,市民组成,他们在城内占据了比较大的优势,地盘以城内为主。另一派“八.五派”,以机关干部和农民为主,在城里的地盘不多,主要势力范围在农村,形成农村包围城市之势。

这时对立的两派剑拔弩张,双方的大规模武斗大有一触即发之势,只是存在谁先开第一枪的问题了。

这一天终于来了。

“五二三”派为了巩固在城里的优势地位,策划进行一次行动,把“八.五”派的势力从城内赶走。派头头们借口“八.五”派的广播站造谣,发动“五.二三”派的革命战士们去当时的地委党校,“八.五”派的重点广播站去砸他们的高音喇叭。

“八.五”派的高音喇叭安放在地委党校的一座三层小楼上,十来个高音喇叭架设在楼顶的钢架上,声音宏亮,幅射着近半个城区。这个点是“八.五”派的重点宣传据点,他们的许多材料、命令就是通过这个广播向本派的群众传达和宣传,对“五.二三”的威胁很大。

这天下午,大家吃过晚饭后,就像平时开派会一样,手拿“红宝书”,胸戴“红太阳”,手举红旗和战斗队旗,按“五.二三”派头头们的指示从四面八方向地委党校汇聚而来。因为在此之前,保山还没有发生过真正的武斗事件,他们没有携带任何武器,他们更想不到今天会有灾难降临。他们倚占着人数上的优势,冲破了“八.五”派在党校门口的防卫,高喊着“革命无罪、造反有理”,“敌人不投降,就叫他灭亡”的口号向广播站的小楼冲上去。年轻的、腿脚快的冲在前面,年纪大的、走得慢的在后面助威,他们要在今天拔除这个造谣广播站,消除这个插在“五.二三”派心脏地带的心腹之患。徒手进攻的人们很快就攻到小楼底下,砸开小门鱼贯而入,他们扯掉了电线,使正在高唱毛主席语录歌曲的广播声嘎然而止,让进攻的人们感到了胜利的喜悦。他们觉得胜利的曙光就在前头,目标很快就会实现了。人们顺着狭窄的楼梯拥挤着向楼顶冲上去,准备彻底消灭对方的广播设备。

正在此时,一阵巨大的爆炸声让冲进室内的人们听不见任何声音,飞腾的尘土伴随着硝烟让人看不见任何东西,鼻子里冲进剌鼻的火药味和一阵阵的血腥味。人们意识到发生了变故,需要马上逃命,大家连滚带爬地向门外跑去,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这时的狼狈状态与刚来的雄赳赳气昂昂的气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刚才挤不进门的人们站在门外面,被爆炸声惊得目瞪口呆,还不知发生什么事就被从门里仓惶逃出来的人们冲得七零八落。他们看到冲出来的人灰头土脸,还沾染着血迹,地上到处是鲜血,也不知到底是谁受了伤。

逃离现场的人们惊魂稍定,才忙着检查自己受了伤没有,同行的伙伴回来了没有。经过一段时间的混乱之后,人们才发现除了受伤送到医院的人之外,还有一个保山一中的学生没有下落。胆大的又循着原来的路线去找,在楼梯的过道里找到早已死去多时的学生张连生。

张连生,男,保山一中高中39班学生。读书时,高我两级,文革中我们是同一派的战友。如果不是文化大革命,他应该正在紧张地复习着,准备马上来临的高考。一个未来的大学生、未来的人才,就在一场疯狂的运动中不明不白地丧失了宝贵的生命。一直到死可能他都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高喊着保卫毛主席,保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却要把罪恶的枪炮口对准自己的亲人。

围绕着张连生的死,对立的两派又展开发唇枪舌剑的斗争,各自的高音喇叭扯足了嗓门指责对方开了第一枪,殘杀无辜的革命群众。仿佛张连生的死不是他个人和家庭的悲剧,而是双方争胜的筹码。“五.二三”派的指责“八.五”派是凶残的暴徒,残杀英雄的红卫兵小将,要向“八.五”派讨还血债;“八.五”派的则指责张连生是混进革命群众组织的阶级异己分子,是打、砸、抢的土匪,罪该万死。

张连生的死并没有让人们的头脑清醒,而是以他年轻的生命拉开了保山武斗的序幕,从此保山就开始残酷的真刀真枪的战斗,而对阵的双方都是同志加兄弟。

张连生的死使保山的武斗升了级,对立的双方从过去的舌战变成了枪战。所使用的武器从过去的大字报、高音喇叭变成了棍棒、梭标、枪枝、手榴弹等。保山的文化大革命以张连生的死为契机,开始转换成名符其实的内战。在以后的武斗中,死的不只是一个张连生,受害的家庭也不只张连生一家。许多无辜人在后来的武斗中和张连生一样 丧失了宝贵的生命,给无数的家庭带来更大的不幸。这也是文革带给人民的灾难,像张连生和他的家庭一样,是永远也不能弥补的。

张连生死后,“五.二三”派为他在保山一中校园内修建了一座坟墓。坟墓修建在校园内的一个高坡上,仿照人民英雄纪念碑的样式立了一块高大的墓碑,碑的正面用毛主席的手迹写了“死难烈士万岁”,背面写上“张连生烈士之墓”。墓修好之后,有一段时间成为同一派别的战友的敬仰之地,不时有人去为本派牺牲的英雄去献花祭奠,临别还不忘记留影纪念。我的题头照片就是那时在张连生的墓前照的。

到了文革后期,由于张连生所属的派别被判定站错了队而失势,派别的领导人被抓去判了刑,张连生的墓碑被推倒,坟也被铲平。如果说过去的张连生还留下一点让人引起怀念的痕迹,这时就完全没有了。只有他的亲人、同学和朋友在脑海中还在些许记忆,还在怀念早逝的张连生。

我们这些学生被文化大革命耽误了宝贵青春,造成一生的遗憾。相比我们的不幸,张连生同学更为不幸,在如花的年岁就被一场疯狂的运动剥夺了生的权力。他没有能够活着看到今天的美好生活,他没有能够用自己的聪明才智报效自己的祖国,他没有能够用自己宽阔的肩膀扛起家庭的重担,他没有能够用自己的能力报答辛勤劳动养育自己的父母。他只是一场丧失理智的疯狂运动的牺牲品,一个受害者。在这样一场运动中,整个国家都陷入到了崩溃的边缘,张连生个人无法保持自己的判断,无力掌握自己的行动,他个人没有任何责任。

我们追忆过去,只是怀念无辜死去的同学。对于那个时代和那场运动的是非曲直,让后来人书写去吧。我们经历过这场浩劫而存活的人们,谈论起那个时代来,很多人不约而同都用了一个词语——不堪回首。真是不堪回首!

  评论这张
 
阅读(166)|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