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南保山杨杰的博客

我的特点——地方性、知识性、趣味性、思想性并存

 
 
 

日志

 
 
关于我

“整风反右”让我失去父母的抚育,“大跃进”和“三年自然灾害”让我正在成长的身体釜底抽薪,“文化大革命”让我失去读书的机会,“上山下乡”的知青生活浇灭了我的理想,好不容易有了一个稳定的工作,“改革开放”又让我下岗。上帝总是在我稍有懈怠的时候就用这种方式提醒我:“男儿当自强”。谢谢上帝!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知青岁月——回家的道路  

2008-02-04 22:42:49|  分类: 原创 我的知青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从城里下乡时是由送知青下乡的专车送到公社所在地的,再由各生产队派队上的牛车、马车等接到生产队所在地的,所以当时根本不知道交通条件有多差,回家的道路有多么艰难。

我们下乡所在的潞江坝离保山有七、八十公里,按现在的交通条件,大约一个小时就可以到达了。潞江坝南北绵延几十公里,当时只在公社所在地——坝湾有一个小汽车站,要回城的知青都得到这个地方来坐车。距车站最近的有几公里,最远的就有几十公里。我所在的村寨离车站给十多公里,天气放晴朗的日子可抄近路走小道,大约有七、八公里,但要爬坡过坎,涉水过河,有一定的危险性,至少两个多小时才能到达车站。而在下雨的日子,只有走大路,所谓的大路,也是坡陡弯急、只能通行马车的毛路,这就需要绕行十多里,到车站要走半天,这样有可能就误了赶车的时间。比我们更远那些知青要走更长的时间,更是无法按时赶上班车。而当时跑坝湾车站的客车每天只有一班,载客数40人,早上从保山出发,中午从潞江返回保山。如果赶不上发车时间或是买不到车票,那就走不了,还得自己解决当天的食宿问题,等到第二天再走。即使买了票,上了车路上还得上帝保佑才能顺利到家。当时的路况很差,汽车的性能更糟,七十多公里汽要开三个多小时。还说不准半路一抛锚,让你天黑都到不了家。车票钱按现在的标准看便宜得不得了,才一元八角钱,还不到一碗早点钱,可在当时,要一个壮劳动力劳动两天到三天的收入。

我们回家的公路是过去的滇缅公路,公路在潞江坝被怒江阻隔,江上有一座铁索桥,叫东风桥。东风桥横跨怒江天险,是当时内地通往缅甸的必经之路。这座桥以前叫惠通桥,是保山籍爱国华侨梁金山先生在抗日战争期间捐款修建的,曾经为抗日战争作出十分重大的贡献。东风桥是内地和边界的分界线,桥东是内地,桥西就是边境地区,我们下乡的地区也就属于边境地区。怒江江水汹涌,冰寒刺骨,人是无法偷渡过江的。东风桥扼守怒江,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东风桥是一座铁索桥,江两岸各有一痤井字形的混凝土支架,高出地面十多米,上面架着十多根小腿粗细的钢绳,这是铁索桥的主绳。

主绳横跨江面,两端深深地钳入江岸的岩石中,并用混凝土浇灌牢固。主绳上再用坚硬的木枋铺设成桥板,就成了桥面。每隔几米再用稍细如手臂的钢绳将主钢绳连接,以便更好分配桥上的载荷。整个桥面呈圆弧形,桥中央稍高于两端。由于桥的载荷有限,过往车辆只能依次通行,每次还只能过一辆。客车的旅客到桥头就被要求下车,人与车分开过桥,以分散桥所受的压力。汽车过桥的时候,车辆行驶到哪里,轮子下的桥面就会下落几十厘米,这种现象在桥的两端看得很清楚。这样的景象在今天大概是没有机会能看得到了。车辆过桥的时候,守桥的战士在桥上用小红旗指挥,一辆走到桥的另一端,才挥旗放下一辆车上桥,一个方向的走完,再放另一个方向的车辆行走。有时仅在桥前等待就要花上几个小时的时间。

江桥一直由解放军的守桥部队执勤,对过往行人车辆进行检查,任何人过桥都要出具地、市级公安部门开的边境通行证。而在潞江坝,为方便江桥两岸居民的生活,当地的居民,只要出具当地大队或公社开的“赶街证”就可以过桥。

从知青到来潞江插队之后,刚开始时知青们过桥还要到大队部去开证明,开证明的人还得到上级指示少给知青开证明,怕知青借此偷跑回城。而知青们还嫌麻烦不愿意去办这个手续,有的知青就想办法去糊弄守桥的战士。有的拿买日用品的发票一晃,上面有个销售单位的圆形图章,就蒙混过关了。还有的到大队部开证明时在有效期一栏填上“一年”,或干脆不写日期,让它变成无限期的证明。还有的就告诉守桥的战士,我要过去找生产队的牛,它游到江的对面去了。守桥的战士当然知道这些借口都是胡说的,但看着这些与自己年龄相仿的淘气的知青们,他们还是煞有介事的检查一番,还是让知青们过桥了。这座江桥对知青们来说,就是一座不设防的桥梁。知青们下乡后不久,由于年龄的相近,志趣的相投,很快就跟守桥的战士们混熟了。这时知青们就问这些战士,像你们这样守桥,什么坏人都可能混得过去了。战士们回答说:“饶你二三两,你还以为我们不识等称呢!你们以为你们玩的这些小把戏我们看不出来?只是不想揭穿你们而已。我们可是“火眼金睛”,任何做坏事的人也休想从我们的的眼皮底下过去。”

事实也真是这样,守桥部队每年都在执行任务时抓获许多犯案外逃的、贩运毒品的坏人。有些坏人看到知青们过江桥这么容易,就装扮成知青的模样想混过去,也被守桥战士一一识破并将他们抓获,为此,东风桥守节桥部队还荣获“祖国南疆铁大门”的光荣称号。守桥战士当时是怎么样区分知青和非知青的呢?我到现在都没有搞明白,我想可能是人们说的心有灵犀吧!

知青回家虽然过江桥的证明的不是问题了,但路途的遥远和交通的不便,还是限制了知青们回家,一般情况下几个月才能回家一趟。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