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南保山杨杰的博客

我的特点——地方性、知识性、趣味性、思想性并存

 
 
 

日志

 
 
关于我

“整风反右”让我失去父母的抚育,“大跃进”和“三年自然灾害”让我正在成长的身体釜底抽薪,“文化大革命”让我失去读书的机会,“上山下乡”的知青生活浇灭了我的理想,好不容易有了一个稳定的工作,“改革开放”又让我下岗。上帝总是在我稍有懈怠的时候就用这种方式提醒我:“男儿当自强”。谢谢上帝!

网易考拉推荐

一“战”成名——知青生活回忆  

2008-01-11 08:17:24|  分类: 原创 我的知青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69年1月30日,我随着知青下乡插队的洪流下到了潞江坝。在经历了失望到绝望,愤恨到无耐,悲伤到麻木,所有的抱怨和抗议都无济于事,还得每天面对现实,面对生活,重复脸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我还得要每天出工,每天劳动,生怕贫下中农们在自己的下乡史上给我一个不合格的鉴定,让我回不了城,返不了乡。

我天生瘦弱,直到下乡这一年,体重还没有达到过100斤。体力劳动对我来说,真正是痛苦的改造。我真像是书中所描述的白面书生,肩不能挑,背不能扛,手无缚鸡之力。下乡几个月中,繁重的体力劳动让我吃尽了苦头。更为恼火的是,备受农民伙伴的歧视。我们这些生长在城市的孩子,被人们称之为吃米不见糠、烧柴不见山,连麦子韭菜也分不清的人。这也是事实,现今的孩子莫不如此,比我们那个时代的人过之而无不及。其实这只是社会分工不同而已,并没有什么奇怪的。而在当时,却是嘲笑我们的话把子。

我身体单薄,又从来没有从事过体力劳动,在那只靠体力干活的年代,就处于很难堪的地位。一些男劳动力干的重体力活我干不动,生产队只有安排我干点轻巧活,就这样,有时还连普通的妇女劳动力也赶不上。和我同在一个生产队插队的另一个知青,是个高三的,人长得牛高马大,天生一副大骨板。更让人叫绝的是他特别能挑,别人挑100斤,我挑70斤还脚发抖,他挑120还健步如飞,当地的农民也没有一个有他这么能挑的。人们把他和我一对比,就觉得我太无能。生产队评工分时,按农村的评分标准,男强劳力评10分,女强劳力评9分,其他人参照此标准评定。第一次评工分时,给我的同伴评9分,评给我6分,还有人提议只评5分的。我觉得评分虽然合理但却令我很难堪。与我同龄的农村小伙伴们也有些看不起我,这让我觉得难过又不服气。我干活劳动力差是事实,但我就应该让人看不起?我认为,比起当地的农民来,我也有我们知青的长处和优势,我要把这些优势找机会展示出来,我决心要用我自身的长处来改变这种状况。

几个月后,机会来了。

进入十月以后,潞江坝陆续进入稻谷收获季节。潞江坝的收割稻谷相与其它地方不同,稻谷割下后并不马上脱粒,而是把它堆成直径5~6米,高度4~5米的圆垛,圆垛大小视收割面积的大小而定。这样堆谷堆的谷堆要过一个月左右再脱粒。这样做的作用是让它发“汗”,这样发过“汗”的稻米特别香甜好吃。堆谷堆时先在干燥平坦的田里铺上一层干稻草,叫起底。起底以后,就要进行当地农民的传统保留节目——摔跤比赛。这时就成了小伙子大显身手的时候了。摔跤的好手往往能得到姑娘们的青睐,受到同伴们的尊敬。

我的那位强劳动知青同伴,身材高大但温柔文雅,人家邀请他摔跤他都是婉言谢绝,他从不参与这种活动。而我呢,人家又看不起邀请我,看着我这么瘦小,劳动力又差,生怕把我摔坏了。我偶而从“战场”上走过,场上的人会伸脚把我绊倒,引起围观的人一阵轰笑。我爬起来就往场子外走出去,做出一副示弱的样子。其实我正在观察他们各个人的能力和摔跤的特点,为我后来的登场亮相作准备。我对他们的几场摔跤进行的观察,我发现他们都是一个模式,就是利用蛮力和速度来取胜,体壮力大者胜。

文革前我在保山少体校乒乓球队进行了三年的系统训练,针对乒乓球运动的特点,要求我们的腰腹和手臂的力量要好,脚下的步伐要灵活,身体的协调性和平衡性也要好,还要有一定的暴发力。我还有一个姓谢的同学,身材高大魁伟又爱上柔道,去学了柔道再来找我们作陪练,也教我们几手摔跤的绝技。这样我也掌握了一些摔跤的原理和技术,对付比我个大的人还是有一定的把握的。现在我就要用我的这种技术和能力在生产队打开局面了。

这一天来到了,又到了堆谷子的时候,在大家铺好场子之后,要摔跤的人开始上场作准备活动了。这时,我一反常态,也和他们一起上场活动。有人带头讥笑的口吻对我说:怎么样?准备上场试试?我微笑着点点头,算是答复。

一开场,我就向小伙子们发起挑战,我第一个出场,我挑战的对象就让人大吃一惊,因为他是生产队的“跤王”。“跤王”身材不高,但粗壮有力,他就是凭着良好的身体条件在生产队中“打遍天下无敌手”。也正因为这样,我决定先从他身上开刀。我猜测他在与我对阵时一定会轻敌,加之他的身材不是太高大,我的胜算很大。

决战一开始,“跤王”就迅速冲过来,两个人抱在一起,“跤王”一个猛摔,我们两个人一起重重地砸在松软的草垫上。围观的人一阵欢呼,他们在为“跤王”教训我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知青小伙而呐喊。可是接下来的事让他们傻了眼,被压在身下起不来的却是“跤王”。原来,我正是利用了他的轻敌,在他一阵猛摔时,用柔道中的“借力打力”的方法把他摔倒的。把他摔倒之后,我马上横过身来,一个十字反扣,无论他如何翻腾,都不能翻过身来,一翻折腾之后,只好认输。按照摔跤的惯例,一场比赛要三打两胜,我才胜了第一场,下面还有战斗。我摔倒“跤王”之后,引起一场不大不小的轰动,围观的人更多了。第二场开始,“跤王”接受了刚才失利的教训,不再猛冲猛打,而是跟我近身游斗,抱住我后左右抱摔。因为他的力气比我大得多,我完全处于被动地位,被他摔得东倒西歪。可是,我始终掌握着平衡,就像风雨中的杨柳一样,弯而不折,被他抱起来又落下来的时候始终是双脚落地,他使尽全力也无法将我摔倒。他看到用传统的战法无法摔倒我,就把我抱离地面,想把我仰面摔倒。这时我的机会就来了,我一个收腰吸腹,整个人的重量就全部压在他已经失去重心的身上,他又一次被我摔倒。这一场摔跤比赛我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围观的人一阵叹息,他们为他们心目中的摔跤英雄失利而惋惜,也为我的摔跤术而惊叹。

随后,几个不服气的小伙子也来向我挑战,但均被我一一战败。这下子,小伙子们是真心服气了。只是他们还不明白,为什么我这样劳动像“娘们”样的知青,摔起跤来会那么厉害。

通过这一“战”,我一举成名,几天以来一直是生产队里茶余饭后的话题。有的喜欢摔跤的小伙子还到我们知青的住处来向我讨教摔跤的技巧。人们对我的看法有了很大的改变,他们开始用另外一种眼光重新审视我。我在当地农民心目中的地位起了变化,这种变化是向着有利于我的方向变化。我想让当地农民认识到,一个人的能力不仅是劳动力的强弱,而是综合素质的反应。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通过这一“战”,我的目的初步达到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