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南保山杨杰的博客

我的特点——地方性、知识性、趣味性、思想性并存

 
 
 

日志

 
 
关于我

“整风反右”让我失去父母的抚育,“大跃进”和“三年自然灾害”让我正在成长的身体釜底抽薪,“文化大革命”让我失去读书的机会,“上山下乡”的知青生活浇灭了我的理想,好不容易有了一个稳定的工作,“改革开放”又让我下岗。上帝总是在我稍有懈怠的时候就用这种方式提醒我:“男儿当自强”。谢谢上帝!

网易考拉推荐

过早凋谢的花蕾  

2007-10-26 08:06:58|  分类: 原创 我的知青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花蕾是我初中时的同班同学,一个像含苞欲放的花蕾一样的花季少女。她是保山农村的一个大村镇——金鸡乡的人,是从板桥镇考到我们保山一中的农村学生。在我们读书的那个年代,保山一中是全省的几所名校之一,能从教育水平相对较低的农村考到保山一中来的人数很少,一般都是当地的尖子生。

按照世俗的说法,花蕾家也是一个有根基的人家。她的爷爷解放前是国民党板桥区的区长,是板桥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在板桥,甚至是在保山,说到“花区长”,真是妇孺皆知。解放后,花家自然也就衰败了,但过去的文化底子还在,她家的下一代子女读书还是比较成器的。

花蕾是一个长相清秀,性格内向的女孩子。她在板桥这样的农村学校算是学习成绩很好的学生了,但到城里学校,尤其是在集中了同龄最优秀的学生的保山一中,她就不突出了,比起城里的同学,她还是有一定的差距。她为了弥补这种差距,拼命地学习。大家去玩她不去,一有时间就看书写字。老师看到她的这种出众的学习精神,就让她担任班上的学习委员。可能因为从小在农村读书基础不够,也可能学习方法不对,任凭她如何努力,学习成绩在我们班上还只是中下水平。但她的学习精神可以算是全班第一。

1966年,“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全国所有的学校都停课闹革命,我们保山一中也不例外。斗争的矛头开始是指向以学校领导为代表的“走资派”,后来又对准以老师为代表的“牛鬼蛇神”,再后来风向一转,又指向学生中“出身不好”的“黑五类”,即地、富、反、坏、右分子的子女。作为当地有名的“花区长”家的后代,花蕾自然也就和我这个右派、反革命分子子女一样划在“狗崽子”这一行列了。我们有着相似的命运、面临着相同的压力。“红五类”们在黑板上用大字写上“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铁混蛋”的标语,嘴上向着我们这类人叫着“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或者就连前面的词语也省略了,干脆直接就叫我们是“老鼠的儿子,老鼠的女儿”。在我们这个年纪,还没有跨入社会,心理承受能力还很差,这种外界的压力让我们几乎喘不过气来。性格内向的花蕾就更加难过,常常几天都不说一句话。

到文化大革命的后期,毛主席他老人家“知识青年到农村去……”一声号召,全国几百万红卫兵一起奔赴农村这个广阔的天地,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花蕾也作为知青的一员和我们一起分到潞江坝去插队了。她去的那个生产队叫芒红,离糖厂不远的一个傣族寨子,离我插队的地方大约有2公里远。随后的“疏散下放运动”又把她的父母赶下了农村,因为花蕾在潞江插队的关系,她的父母还被分在一个生产和生活条件都不错的傣族队——芒旦,一个离她下乡不远的村寨。下乡之后,繁重的体力劳动使孱弱的她不堪重负,沉重的思想压力使她更加沉闷不语。

不知通过谁的介绍,花蕾与一个回乡知青结了婚。当时,户口在城里的学生到农村插队叫下乡知青,而家在农村的学生就直接回到家所在的生产队务农,这一部分人叫回乡知青。这个回乡知青的家在我们下乡的潞江坝与龙陵县交界的一个叫腊猛的地方。

1971年,我们下乡知青开始逐渐被抽到城里参加工作了,我们也离开了下乡3年的潞江坝回城了。花蕾因为结了婚,一直没有被招到哪个单位,直到其他的知青都已走完,她还是没有找到一个适合她的工作单位。

几年过去了,再也没有听到过花蕾的消息。后来有一次几个知青碰到一起,听到一个不幸的消息,花蕾已经死了,她是死在她插队的潞江坝。当时她的父母在他们所在的芒旦村的地边上给她垒了一个土堆,算是她的坟墓,她的归宿地。她从几十公里外的保山来到陌生的潞江坝,和她一起来的知青伙伴们都已回城了,而她却死在插队的地方,永远也回不了家。

听说她还有一个儿子,一个有出息的孩子,长大以后给她重新修了坟,树了一个墓碑,地点仍然还是在遥远的潞江坝芒旦村的地头。前几年我们几个同学还到潞江芒旦找到了花蕾的父母家,到花蕾的墓地为她扫了墓,献了花,表达了对她的怀念之情,让她的父亲感动得要跪下来给他们叩头。我也有一个愿望,想在适当的时候,也到潞江坝看望一下我的这位老同学,给她扫扫墓,献上一束白菊花,寄托我们的哀思。

花蕾没有什么悲壮的经历,也没有让人伤心落泪的故事,她平淡而孤独地死去。她的死就像一棵小草在大地上枯萎,就像一片树叶从森林中飘落,就像一颗流星从星空中划过。

我在想,花蕾如果不是因为出身不好从小就在政治上受到歧视,如果不因为家庭的所谓历史问题受到牵连而在文化大革命中受到冲击,如果没有被迫到农村接受“再教育”的折磨,她也许不会过早的去世。如果没有这一切,她也许会像她的名字一样漂亮而美丽;如果没有这一切,她也许会绽放出美丽的花朵;如果没有这一切,她也许儿孙满堂,家庭幸福;如果没有这一切,她也许……。

愿她在阴间不再孤独,她的同学,她的亲人,像我一样并没有忘记她,我们还在怀念她像花蕾一样的青春,纪念她曾经的存在。愿我的同学花蕾安息吧!

  评论这张
 
阅读(195)|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