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南保山杨杰的博客

我的特点——地方性、知识性、趣味性、思想性并存

 
 
 

日志

 
 
关于我

“整风反右”让我失去父母的抚育,“大跃进”和“三年自然灾害”让我正在成长的身体釜底抽薪,“文化大革命”让我失去读书的机会,“上山下乡”的知青生活浇灭了我的理想,好不容易有了一个稳定的工作,“改革开放”又让我下岗。上帝总是在我稍有懈怠的时候就用这种方式提醒我:“男儿当自强”。谢谢上帝!

网易考拉推荐

知青见闻——国民党不抗日?  

2007-10-12 22:31:48|  分类: 原创 我的知青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我读书以来,我从书本及各种媒体中学到关于抗日战争的教育中,中国国民党“只打共产党不抗日”的说法已深入我的脑海中,并深深地镌刻在我的记忆中。但我到潞江下乡插队后,当地农民的讲述让我对这种说法产生了疑问。

保山处于抗日战争的西南战区,是日本侵华战争的重灾区。1942年,日本侵略军从缅甸进犯中国,一直打到了怒江边,占领了怒江以西的中国领土,但是一直没有能够跨过怒江,直到最后被赶出中国。

日本侵略军为什么没有能够越过怒江天堑呢?江岸险峻的地势和奔腾的江水给使日本侵略军无法涉水渡江,而唯一可以过江的江桥——惠通桥又被国民党军队炸掉。就这样,当时的云南省保山县的土地就被怒江一划两半,东边一半在中国国民党军队控制之下,西边一半被日本侵略军占领,形成了奇特的一县两制的局面。而潞江坝就在日寇的控制之下,潞江坝各民族人民在以后的几年中饱受了日本侵略军铁蹄的践踏,所以潞江坝的各族人民对日本侵略军深恶痛绝。直到我们下乡,当地的各族人民讲起当年日本侵略军的野蛮罪行来仍然痛恨得咬牙切齿。

我们下乡时离这段让人痛心的历史并不太久远,还不到30年,许多当事人还健在,他们清楚地记得当年那不堪回首的往事,并向我们讲述起来。日本侵略军在占领潞江坝几年中,对当地各族人民的压迫与他们在其它地区的所作所为别无二致,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给各族人民留下痛苦的记忆。当我们向他们询问起我们在教科书中学到的关于国民党不抗日的说法时,讲述的人顿了一顿,用手指了一下江对岸说:“我没有读过书,也不识字,不知道书中讲的这些事。我只看见日本侵略军在我们潞江坝这边屯集重兵,千方百计想办法要渡江过去。只是由于国民党军队在唯一的江桥对面把守,日军无论大炮轰炸射击还是飞机轰炸,只要轰炸一停,国民党军队的军旗就又飘扬在江桥对面。日本兵只要派人企图修复江桥,马上就遭到国民党军队的扫射和轰炸,坐船企图渡江的日本兵不是被打死就是掉下江去,几乎没有能够活着回到他们的出发地的。对岸沿江一线,国民党军队都布下了防线,天气晴朗时对岸的碉堡和工事上的青天白日旗都能看得到,日本兵根本没有办法从江面上乘船渡江。日本兵没有办法,又想了另外一招,于是选了一处江水较缓的地段,把汽车装满石头开进江里,想缩短江面宽度,这样方便他们渡江。可是这些装满石头的汽车一下江,就像一片片轻飘飘的树叶一样被江水一卷而下,翻几个身就没有了踪影。日本人白白浪费了一些汽车,还是一筹莫展。这样,日本侵略军就被天堑怒江和国民党军队挡在了江东,一直没有能够越雷池一步。这些都是在我们老百姓眼中看到的事,要说国民党不抗日到别处说去,我们不想听。”

这些老人的说法在现在得到了史书的证实,当时国民党组织了远征军入缅作战,后来远征军兵败缅甸的野人山,只好撤回中国。日本侵略军尾追而至,一直攻到了怒江边。国民党七十一军在军长宋希濂的指挥下,在怒江西岸250公里的防线布下了重兵,不怕牺牲,英勇奋战,阻止了日本军队的西进步伐,打乱了日本侵略军的战略部署,为后来的战略大反攻争取了宝贵的时间,同时也让我们云南省保山县的大部分人民免遭日本侵略军的蹂躏。

潞江坝的各族人民用他们的亲身经历向我们讲述了当年的真实历史。这段历史应该真实地展现在我们面前,让历史恢复它的本来面目,这是告慰当年在怒江沿线英勇抗战而献出宝贵生命的英烈们的最好方式。

  评论这张
 
阅读(227)|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