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南保山杨杰的博客

我的特点——地方性、知识性、趣味性、思想性并存

 
 
 

日志

 
 
关于我

“整风反右”让我失去父母的抚育,“大跃进”和“三年自然灾害”让我正在成长的身体釜底抽薪,“文化大革命”让我失去读书的机会,“上山下乡”的知青生活浇灭了我的理想,好不容易有了一个稳定的工作,“改革开放”又让我下岗。上帝总是在我稍有懈怠的时候就用这种方式提醒我:“男儿当自强”。谢谢上帝!

网易考拉推荐

“缅共”趣闻三则  

2007-08-03 08:35:31|  分类: 原创 世间百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初中同班同学李中琨,与我相处甚好。他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末到缅甸去参加”缅共”人民军。有一次他回保山探亲,来找我聊天,那是他当“缅共”一年多的时间。他跟我聊了很多,其中让我记忆最深的是几则我认为最有趣的事,记忆犹新,现将它记录下来,以缅怀为“缅共”战死的、我的同学李中琨。

一、“人民军”中无人民

他说他到缅甸参加“缅共”之后,就被编入“缅共”的一个战斗部队。部队的建制也和其它部队一样,设营、连、排、班,一般情况下是以连为单位活动。他所编入的连队的连长是个北京老知青,年纪比他大不了多少,只是参加“缅共”比他早约半年的时间。他到连队之后发现,战士们穿的是中国提供的军装、使用的是中国的武器,讲的是中国话,使用的是汉字,清一色的中国人,就像我们国家的民兵连一样,没有一个缅甸人。

他向老兵们打听,老兵告诉他,在“缅共”中,只是在翻译、向导、宣传等工作中有少量的缅甸人,而且其中的一部分还是缅甸的佤族、克钦族、掸族。缅族是缅甸的主体民族,但他们在缅共的基层战斗组织中几乎没有缅族人,在中层领导有一些缅甸人,到中央领导就几乎全是缅甸人。在战斗中为“缅共”卖命的都是像他一样的中国知青,有很多知青都为此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不幸的是后来他也成为其中一员)。他感慨地说:来到这里我才知道“人民军”中无人民。

二、百家姓中无“德钦”

“缅共”近两任主席,前一任是德钦丹东,后一任叫德钦巴登顶。我们一直以为“德钦”就像中国的张、王、李、赵一样是缅甸族的一个姓。可是李中琨却对我说,“德钦”根本不是一个姓,他们是“缅共”领导人在姓名上特有的标记,“缅共”的中央领导人中有很多都是叫“德钦……”。如德钦梭、德钦巴欣、德钦巴丁等都是“缅共”中的重要领导人。后来我才知道,“德钦”在缅语中是“主人”,或“领导”的意思,“缅共”领导人很早以前就在自己的姓名前面冠上“德钦”,表示必胜的信念,后来的很多“缅共”领导人就一直沿用这种做法,都在自己的姓名的前加上“德钦”,让人们误认为这是缅甸的一个姓。如果缅甸也像中国一样有“百家姓”的话,在里面是找不到“德钦”这个姓的。

缅族作为缅甸国家的主体民族,在“缅共”中都没有多少战斗人员,就说明“缅共”在缅甸人民心目中的地位和受支持的程度,“缅共”后来的下场就可想而知了。

三、“蒋残匪”变身成“悍匪”

李中琨在讲到他在战斗中如何英勇奋战,何时何地取得多大的战果时眉飞色舞,看到我一脸崇敬的样子他十分高兴。只是但是讲到“蒋残匪”时,他的脸色变得异常凝重。他说,在缅甸有多种武装派别林立,有政府军、山头兵(克钦族武装)、“缅共”、“蒋残匪”,多支武装贩毒集团等。“缅共”的主要对手是政府军,政府军一直想剿灭“缅共”,时常发起一些清剿战斗,但是一直无法消灭受到中国支持的“缅共”。山头兵在对抗政府时和“缅共”是盟友,平时各有各的地盘,大家井水不犯河水。“缅共”与贩毒集团的关系就很复杂了,有时是盟友,在时是对手;有的是盟友,有的是对手。而“蒋残匪”则是最令“缅共”头痛的对手了,“蒋残匪”自己不贩毒,但是干为毒品贩子们武装护送毒品,收取保护费的勾当,这是他们主要的经济来源。“蒋残匪”对谁也不买帐,为保护他们的雇主会竭尽全力,如果有人打他们的雇主的主意,他们会不惜一切代价为保护雇主进行战斗,所以他们在这个行当上声誉极佳。

各种武装势力有其相对固定的势力范围,也有交叉地带,而交通线是唯一的。要想从事走私贩毒,就要从这唯一的交通线上走出去,这样就要经过各种武装派别的地盘。这样,就难以避免发生一些计划外的武装冲突。李中琨说,他们除了有目的的战斗任务外,经常会遇到一些遭遇战,这时就要分辨对象了,不然会吃大亏的。他说,我们通过战斗,付出了一些生命的代价,练就了一身武侠小说中武林高手“听声辨器”的本领,能从战斗的枪炮声中识别对手的身份,以决定自己的对策。

他说:缅甸境内山高林密,道路崎岖,有时与对手发生冲突,双方互不见人,只能通过战争的特殊语言——枪炮声来识别对手。如果对方开枪时多是连射,并夹杂着炮声,这就是缅甸政府军。他们的特点是装备精良、枪法不准、斗志不强。他们使用的多是全自动步枪,打起战来多用连发虚张声势。对付他们只要往死里打,他们很快就会溃不成军,丢下一些武器弹药逃之夭夭。碰到他们打胜战的机会就很大。如果对手的枪声杂而混乱,那么对手肯定是些乌合之众的小股土匪或毒贩子。这些人使用的枪支很杂,在同一伙人里,从最先进的全自动步枪,到老式的火药枪都有。这些人都没有经过的军事正规训练,没有多少战斗力,他们只能吓唬那些像他们一样的武装人员或普通老百姓。对付他们的办法是用密集的火力一扫射,对方就会丢下东西作鸟兽散,不用付出什么伤亡代价就会获得战斗的胜利。而如果遇上那种枪声并不密集,只打单发的对手就得加倍小心了,因为你所面对的很可能是“蒋残匪”。 “蒋残匪”大都不用全自动步枪,使用的都是半自动步枪,这种枪性能好,射程远,经验的枪手使用起来威力极大。在这些枪手的背后还有威力巨大的轻重机枪和迫击炮,一般情况下用不到这些武器他们就能取得胜利了。讲到“蒋残匪”时,李中琨说的话就多了些。他说,“蒋残匪”都是些老兵油子,他们玩枪的时间比我们的年龄还大,枪法特别准,特别沉得住气。与“蒋残匪”对阵时,任你开枪对方都不盲目回击,但只要一听到对方枪响,我们这边就有人不吃饭了。所以在只要知道对方是“蒋残匪”,能让开就决不敢与他们开战。我插嘴问他,这么说,你们是怕“蒋残匪”了?李中琨回答说:“非常怕,还不是一般的怕。“缅共人民军”一知道对方是“蒋残匪”,就要尽量办法溜走。有一次我们遇到“蒋残匪”,打了一仗,我们连对方的人都没有看到就被打死好几个,其中一个就倒在我的肩膀上。说到这里,李中琨倒抽一口冷气,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当时我弄不明白,被中国人民解放军秋风扫落叶一般赶出大陆的“蒋残匪”, 为什么在缅甸就会有这么大的威慑力?现在我明白了,这时的“蒋残匪”不是为保国民党的江山,他们是为自己的生存而战,这样就极大的发挥了人的潜力,形成了巨大的战斗力,以至于让“缅共”们闻风丧胆,变成人见人怕的“悍匪”。

  评论这张
 
阅读(1345)|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