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南保山杨杰的博客

我的特点——地方性、知识性、趣味性、思想性并存

 
 
 

日志

 
 
关于我

“整风反右”让我失去父母的抚育,“大跃进”和“三年自然灾害”让我正在成长的身体釜底抽薪,“文化大革命”让我失去读书的机会,“上山下乡”的知青生活浇灭了我的理想,好不容易有了一个稳定的工作,“改革开放”又让我下岗。上帝总是在我稍有懈怠的时候就用这种方式提醒我:“男儿当自强”。谢谢上帝!

网易考拉推荐

菜园里的恶作剧——知青生活回忆  

2007-08-24 08:09:42|  分类: 原创 我的知青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28年前的事。我插队的生产队有一块公用菜地,由生产队安排一个人专门种菜。生产队的菜地带有一定的福利性质,主要是种一些蔬菜供应本队的社员,价格很低,象征性的收一点菜金。管理菜地的这个人一般是劳动技术比较好,对生产队做过比较大的贡献,年纪大了,干农活苦不动了,让他种种菜,给他一个仅次于强劳动力的工分,照顾他的收入。我们知青下来插队之后,生产队的菜地就成了我们的主要蔬菜供应站。

生产队菜园里的菜有一定的季节性,当一批蔬菜成熟之后,就会有一段无菜的间歇期,这时知青们吃菜就成了问题。解决的办法就是靠社员们给一点,邻村邻寨的公用菜园再买上一点,基本可以接得上本生产队的菜地蔬菜成熟。邻村的菜园一般对知青还是比较照顾的,只要有菜都会卖给我们知青,菜价都按本生产队的知青收取。因为这些菜地距离我们比较远,本队菜园不缺菜的时候我们一般都不到别的队去买。

在一次正好遇到我们的菜园无菜的时间,我们五、六个男知青决定到糖厂去玩,顺便在糖厂旁边的傣族队里买点菜拿回来,维持几天,以赶上我们生产队的菜成熟。糖厂离我们所在的生产队约3公里,设有邮政所、小卖部等,我们常常到糖厂去玩,顺便给家里寄封信什么的。

我们知青天生就有这样的本领,哪个队的菜地在哪里,地里种着些什么菜,哪个队里最好吃的甘蔗种在哪里,经常顺手牵羊偷点拿点。还美其名曰“共产主义”。当我们从糖厂回来,走到一个叫芒旦的傣族队,找到他们的菜园去买菜,过去我们也到他们的菜园里买过菜。这时管理菜地的是一个傣族老头,但不是我们常向他买菜那一个。我们向他说了我们想买点菜的愿望,这个傣族老头用夹生的汉话对我们说种菜的人病了,他只是代理几天,生产队规定一律不卖给外队的人。这样的规定几乎所有的生产队都有,同时几乎所有的生产队都对我们知青例外,无论哪个队的知青都可以享受本队社员的待遇,这是个惯例。可这个惯例在这个傣族倔老头身上不灵,他整死整活不肯卖菜给我们。因为我们确实在本队无法解决我们这几天吃菜的问题,所以低声下气向他乞求,让他卖给我们一点菜。不管我们怎么说,他就是不松口,最后干脆装聋作哑,装做听不懂汉话的样子。我们自从下乡以来,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心中窝火极了,几个知青就要上去与他吵架。这时,我拦住他们,把其中一个叫到一边,对他耳语了几句,他就点点头走开了。趁我们缠住傣族老头的时候,他到另外一边去拔了一些菜在门口等我们。而我们就像打了败仗一样,灰溜溜地走出了菜园的竹栅栏,回过头来看到老头得意的笑容,我打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响哨带着我的伙伴走了。对于今天在芒旦村受到的“委曲”,我们知青哪里会放得下这口气,现在的示弱只是为了晚上的疯狂,并防止事主事后找我们的麻烦。

我们用从他的菜园里偷来的菜做了下午饭,开始了下一步的报复行动计划,我是当然的组织者。我们趁社员收工的时机到处散布今天晚上糖厂放广场电影的谣言,目的是让大家去糖厂空跑一趟,以掩盖我们晚上的行动。那时,整个社会的文化生活都十分缺乏,在农村就更突出。我们为了看一场露天电影,有时要跑十多公里路,而糖厂的三公里已经是最近的距离了。所以,糖厂放电影的消息是十分诱惑人的。我们一行6人和受骗的小伙子小姑娘们一起在天黑前赶到糖厂,我们一头扎进了芒旦知青的宿舍,打起扑克吹起牛,想起那些受骗的来看电影的人还在心中暗笑,笑称他们是我们今晚行动的“群众演员”

等到夜深人静时,轮到我们这些“主角”出场了。我们告别了寨子的知青,哼着电影《地道战》中“鬼子进村”的音乐直奔我们的目标而去。我们知道,这时寨子里的人都睡熟了,菜园里没有一个人,就等我们去“演出”了。在进菜园之前我就对我们6个人做了分工和工作安排,到菜园的两个路口安排两个人把守,负责警卫。其它的4个人除了偷足我们吃的菜之外,要对菜园进行破坏,要让不卖菜给我们的人“大出血”,给他们一个惨痛的教训,我们要用行动告诉他们,“知青可不是好惹的!”

我们首先把自己要吃的菜找够,各种瓜果小菜用我们带来的旅行包装起,蒜苗用身上的皮带解下来像捆木柴一样捆成垛,用以背在身上。接下来的行动就让各人发挥自己的想像力了,在葱绿的的蒜苗地里打滚,让站着的蒜苗全部睡下;双手扳住菜花的头,让它旋转90度;到处爬藤的瓜和豆,找到它们的总根,拔起来后再插进原地,插不进去的,堆上土让它像没有被拔过一样;经过我们这样处理过的菜在表面上看不出来,过几天就会慢慢枯萎死去。有一个知青把守菜人棚子门虚掩上,在门上方悬上守菜人的装了水的面盆,准备在他进棚子一推门就浇他一个落汤鸡。菜园里有一条引水浇菜的小沟,我们把它的出口用石头堵住,再打上一个简易的水坝,让沟里的水慢慢漫起来,会让整个菜园成为一个“牛汪塘”。

干完了这一切,我们背起战利品,嘴上哼起小曲像打了胜仗回营的战士一样返回我们的寨子了。干完这一切大家已经很累了,回到知青点,把偷来的菜往竹篮里一丢,各自呼呼大睡去了,睡梦中还在想像着第二天菜园里的狼狈像,脸上露出了微笑。

其实我们根本吃不了这么多偷来的菜,直到腐烂发臭还有一大堆,只得又花大力气把它们丢出去。

在那以后几天,我们为了避嫌,再也不到我们恶作剧的那个菜园去,连这个寨子也不去。后来我们向芒旦村的知青们打听后来的情况,他们告诉我,事情的进展完全跟我们的想像一样,把好端端的一个菜园整得一塌糊涂,使这个菜园半年多都没有恢复昔日繁荣。这次可把这种菜人整惨了,他吃了亏还不说,还得不到寨子里的傣族人的同情,他们都认为他不卖菜给知青的做法与傣族人的好客传统相悖。所以明知是知青们干的恶作剧,也没有人去找有关部门的领导去反映和告状。这样倒反让我们从最初的报复成功的愉悦中感到有些内疚,觉得自己实在做得过火了,实在对不起善良的傣族人民。

不知当年种菜的傣族老头是不是还健在,如果他还健在的话真想当面向他说一些对不起。假如他已作古,真希望他的在天之灵能原谅我们当年的幼稚和顽皮,同时祝愿他的灵魂在佛光普照下永存。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