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南保山杨杰的博客

我的特点——地方性、知识性、趣味性、思想性并存

 
 
 

日志

 
 
关于我

“整风反右”让我失去父母的抚育,“大跃进”和“三年自然灾害”让我正在成长的身体釜底抽薪,“文化大革命”让我失去读书的机会,“上山下乡”的知青生活浇灭了我的理想,好不容易有了一个稳定的工作,“改革开放”又让我下岗。上帝总是在我稍有懈怠的时候就用这种方式提醒我:“男儿当自强”。谢谢上帝!

网易考拉推荐

永留怒江的知青之魂  

2007-11-25 08:22:18|  分类: 原创 我的知青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怀念远逝的知青战友邓宝寿

 

富饶美丽的潞江坝是我们保山知青插队下乡的地方,它是一个东西窄,南北长的低热河谷。奔腾的怒江从南到北穿坝而过,把潞江坝分为东西两半。造物主在让怒江分割潞江坝的时候并没有将它一分为二,也没有让它遵循“黄金分割法”进行最佳分割,而是把潞江分为极不平均的两半。

怒江西岸是通常所说的潞江坝,东西长约5~10公里,最狭的地方不到一公里;而南北绵延几十公里,是一个沿江而形成的狭长坝子。在这里地势平坦,土壤肥沃,雨量充沛,水资源丰富,物产丰盛,森林茂密,野生生物种群繁多。在怒江西岸的这片坝子里生活着傣、汉各族人民,这里的生活水平远远高于保山其它地区。

怒江东岸大部分地段是高耸险峻的石山,站在江边望高山,就会有帽子都要掉下来的感觉。整个东岸的山都是红色,这是由于土质富含氧化铁的缘故,这样的土质是所有土壤类型中最差的。山上光秃秃的看不到树木,只有丛生的灌木和低矮的小草。当地人形容说,如果从山上掉下一块石头,就会一直滚进江里去,连个挡拦都没有。沿江的东岸也有几个“坝子”,如道街坝、登高坝、三达地、石头寨等,但只是几块面积很小的相对平整一点的土地,严格地说还不能称之为坝子。

怒江东岸与怒江西岸处于同一海拔,但气候还有相当大的差异,西岸由于地表绿化好,温度比东岸相对要低一些。从连接东西两岸的江桥上走过江,尽管只有几百米的距离,人们还是会明显地感到桥东要比桥西热很多。东岸也有几个大队,全是汉族,他们的生产力和生活水平完全不能和江西岸哪怕是最差的生产队相比。江东岸也有一小部分知青分别插队到各生产队,这些同学的运气就差了很多,生活要比我们艰难很多。邓宝寿就是被分到江东岸一个生产队的知青之一。

江东岸虽然到处是高山,但是应了人们的一句口头禅:山大无柴烧。由于山上没有树木,烧柴就成为当地比较难解决的问题之一。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山上虽然没有柴,但水里有。每到雨季到来的时候,怒江水暴涨,混浊的江水中会漂浮着许多枯木,这些枯木是上游山上发大水时从山上冲到江中来的。这些枯木经过在江中的长途跋涉,受江水的冲刷,与江岸的摩擦,树木相互间的碰撞,都变得枝丫树皮全无,通体光滑浑圆。这种枯木人们叫它江棒头,江棒头十分结实,用来作烧柴再好不过了。所以每年七八月份怒江涨水时,当地人就要到江边去捞江棒头,储备好一年的烧柴。

捞江棒头有一定的条件和固定的场所,要在江岸突入江中。阻隔一部分水道,这样就会形成一个面积很大的回水湾,江水会在此湾内回旋一周后再流走。而在这一江水回旋的过程中,江面上漂浮物就会留在湾内不停地旋转,待到江水再次上涨时再顺江而下,这时就是打捞江棒头最好的时机。这时人们就会带上绳索,游进江中,用绳子的一端拴住江棒头再游回岸边,拉住绳索的另一端把江棒头拉到岸边,抬上岸再运回家中晾晒就成了烧柴。

打捞江棒头的人要有很好的水性和身体条件。流经潞江坝这一带的怒江还是江的上游段,冬春季节江水清澈见底,远远望去像一条小溪一样在崇山峻岭中静静地流淌,让人觉得只要卷起裤脚就可以渡江一样。而到雨季,江水浑浊得像泥浆一样,水位陡然暴涨几十米,江面宽阔得望不清对岸。奔腾的江水不时地冲刷着江岸,把临江的石块树木齐刷刷地刮下卷走。这时的江水不再寂然无声,它发出低沉的怒吼,震摄人心,让人胆寒。

从青藏高原流下来的雪水即便是在七八月份还冰凉刺骨,在这样的水里,人很难坚持很长时间,在江水里待到一定的时间不起来就会造成抽筋,引起溺水。每年都会有因为打捞江棒头而淹死人的事情发生。不幸的是刚下乡插队不到一年的知青邓宝寿就在这样的事故中失出去了宝贵的生命。

这一天,邓宝寿与几个知青同伴一起去打捞江棒头。一般来说,知青们的水性很好,干这样的活是不在话下的。知青们轮番下江,打捞到一些江棒头之后,肚子有些饿了,身体也有些疲劳了。他们准备再下水一次就结束这一次的打捞行动了。这时邓宝寿发现一个很大的江棒头,就迅速下水游到它旁边,解下身上的绳索准备拴住它。这时岸上的同伴发现了险情,从江面上看到上游的洪峰正在向他们打捞江棒头的地方移动,这是一个十分危险的情况。洪峰到来使原来的回水湾将不复存在,江面上所有的漂浮物都将被洪水卷进洪峰中,顺江冲走。江岸边上的知青同伴马上呼喊邓宝寿,让他赶快回来。邓宝寿听到后马上放弃了打捞的企图,转身向岸边游来。但是这时已经来不及了,洪峰很快就逼近了邓宝寿,把他和江面上的一切都一卷而去。江岸上的知青同伴哭喊着向江的下流追赶着,希望奇迹出现,江水会像平时一样把人冲到岸边,这样就可以将知青战友救上来了。但是无情的洪峰不仅没有留下任何东西,还横扫了江岸边的一切,发着低哑沉闷的涛声滚滚而去。岸上的知青被江边崎岖的怪石拦住了奔跑的道路,汹涌的江水却没有任何阻拦,挟带着我们的知青战友邓宝寿奔腾而去。我们的战友邓宝寿就在这样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没有留下只言片语就永久地离开了他的战友、他的父母、他的亲人,留下的只是无限的伤感和悲痛。

邓宝寿是1965年入学的,保山一中初中91班学生,上了一年多的中学,“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使他和我们这一代人一样中断了学业。如果没有这一浩劫,现在他或许是一个桃李满天下的人民教师,或许是一个硕果累累的科学家,或许是一个威武雄壮的解放军军官,或许是一个极为普通的工人、干部,或许……。但是没有或许,他的机会在文化大革命中被粉碎了。他又被下乡插队的洪流卷到了陌生的潞江坝,再被怒江的洪峰吞噬了年轻的生命。相比我们这些有着不幸遭遇的人来说,他更为不幸,更为悲惨,更为值得我们同情和怀念。

邓宝寿的事件看起来像是一个个案,是一个偶然事故。其实在这件事上凝固了很多共性的东西。与邓宝寿同时代的知青的命运,在“伟大的舵手挥手指航向”的时候就已经注定是悲惨的。他亲手发动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毁掉了一代人的希望,再一挥手把耽误自己的青春为保卫“伟大领袖毛主席和毛主席革命路线”而奋斗的红卫兵们赶下了农村。本该手捧大学入学通知书的邓保寿这时却在为自己吃饭的烧柴而冒险,并为此付出了年轻宝贵的生命。邓宝寿之死是他个人和家庭的悲剧,也是我们这一代人的悲剧。

邓宝寿之死让江河泣鬼神哭,让他的亲人和战友“泪飞顿作倾盆雨”。要是真有神话传说中的故事,我们希望邓宝寿化身为江神,保佑沿岸人民风调雨顺、五谷丰登,过上幸福的日子。碰到江中遇难的人时,显圣呈灵,救人于水火之中,保全人们神圣而宝贵的生命。

我衷心祝愿永留怒江的知青战友邓宝寿英魂安息!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